適用范圍:豐農硫酸鉀復合肥適用于各類土壤和所有作物。尿基復合肥適用于除含氯多的地和忌氯作物外的各類土壤和所有作物。
   使用方法:所有肥料作基肥都應深施到土壤20公分以下。如果是機械整地、施肥、播種一氣呵成的,如北方小麥、玉米種植區,肥料一定要深施到15公分以下,種子與肥料隔離10-12公分。防止燒種。作追肥,同樣要求深施,肥料上面蓋土為好。
   注意事項:土壤肥力較高的取施肥量下限,土壤肥力較低的取施肥量上限。因為各地土壤及施肥習慣不同,最適方法、最佳用量應向當地農技人員或豐農經銷商咨詢。
電話:0722-3300528
傳真:0722-3302128
郵編:441300
網址:www.krpyvy.icu
地址:隨州市曾都區蔣家崗工業園
您現在的位置:公司首頁 > 反思化肥出口:不能老被忽悠 >
 
反思化肥出口:不能老被忽悠

由于出口,去年化肥行業差點就有了“歷史發展的最高水平”;由于出口,去年化肥行業遭受滅頂之災,差點就“重頭再來”。
   說實話,關于出口的話題,在化工行業不是很讓人興奮,甚至有點讓人感到臉上無光。因為能出口的幾乎都是拼資源、拼能耗、拼污染生產出來的“兩高一資”產品,如化肥、焦炭、稀土等。早有人批評說,一流的資源,二流的產品,導致了國內大量資源廉價出口和國內市場的不穩定。為此,中國政府不惜犧牲“內需”,一改鼓勵出口的政策,自2004年起不斷上調這類產品出口關稅。2008年一年,政府創下連續5次上調化肥類產品出口關稅的紀錄,使得化肥出口關稅最高時達175%,目的就是限制化肥出口。
   而高漲的國際化肥價格就像斗牛士手中的紅布,引逗著中國化肥企業不管不顧地連續沖關。結果一邊是政府不斷打壓出口,一邊卻是出口量不斷增長。大量出口造成兩個問題:一個是國內化肥價格不斷飆升,甚至出現了近年來化肥價格上漲幅度最大的行情。特別是春耕時節,一些化肥產品處于缺貨狀態,部分地區甚至有價無市;另一個是中國的化肥企業都在勤勉地為外商訂單服務,不管是落后的還是先進的,只要能轉,所有裝置都開起來,大口大口吃著水、電、煤、油、氣……化肥企業只要有閑錢就拼命擴產。當時有個別頭腦清醒的企業呼吁化肥企業減少產品出口、將穩定國內化肥價格作為自覺行動,但其聲音早被要求國家放松關稅,以便抓住國際市場機遇的呼吁淹沒了……
   幸虧面對這種局面,中國政府沒有手軟,不斷地加大調控力度,終于在七八月過后控制住了化肥出口勢頭。就像那句民諺說的,出水才看兩腿泥。隨著出口的下降,進入9月以后,化肥價格大幅回落。企業這時也分出良莠。一些上半年化肥賣得興高彩烈的企業,這時才發現,他們的產品其實一點競爭力都沒有。這時候再考慮技改,已經來不及了!
   直到金融危機開始蔓延,這場斗牛表演才落幕。面對市場突變,多數化肥企業毫無招架之功。短時間內,國內化肥企業哀鴻遍野,有的化肥大省居然停車過半。化肥從漲勢最猛成了跌勢最慘的產品。
   面對如此慘狀,業內一些人士把原因歸咎于全球金融危機,甚至歸咎于國家從嚴的關稅政策。他們到現在還沒意識到,其實每次國際化肥價格的暴漲,都是對中國化肥行業一次放棄自我發展的致命忽悠。每一次中國化肥行業都得為此付出發展停頓甚至倒退的沉重代價。這次也不例外。據業內人士透露,去年在出口最盛時,國內仍有300萬噸的新增產能沒有發揮,預計今年又將增加430萬噸產能。如果沒有這輪出口的誘惑,在前兩年國家節能減排政策的調控下,國內化肥市場的供需可能已經找到了平衡。現在平衡又被打破,還得重新找,而大批資源已經貢獻給國外,找不回來了。如果沒有這次出口的誘惑,企業新的增長點可能已經找到,技改已經完成,新產品已經開發成功。而現在,企業再次陷入經營困境。
   去年,在媒體一窩蜂地呼吁政府放松出口時,《中國化工報》的一篇文章中肯地說:“如果國家不控制尿素、磷銨無序出口,最終必然會出現重復建設、產能過剩的狀況,并將加速消耗中國本已相當短缺的資源。我們的企業應該冷靜地想一想,發達國家可以因保護本國的資源而減少對國際市場的化肥供應,難道就應該讓中國來填補這一缺口嗎?一旦國際市場化肥需求突然大幅減少,國內氮肥、磷肥產能嚴重過剩的矛盾就會激化,化肥企業也就會遭受更大的損失。”很不幸,這一忠告當時幾乎沒人理會。更不幸的是,后來的金融危機印證了這一判斷。
   記住2008年留下的慘痛教訓吧,化肥行業的發展絕不能指望出口。
 
极速28完美挂机不翻倍